• |

使用社交賬號登陸

當前位置︰ > 最新專區

直播平台上的“高富帅”盗窃近百起 曾四度入狱

時間: 2015年12月21日 | 作者: admin | 來源: 未知
Test-01

【作者】約瑟夫?威廉姆斯(Joseph Williams),西雅圖太平洋大學(Seattle Pacific University

 hqdefault (1).jpg

  現代企業的管理層中,許多IT專家的角色已經不局限于首席信息官(CIO)和首席技術官(CTO)了。首席信息官變身首席執行官的例子已不勝枚舉︰原任摩根大通CIO的蓋伊?基亞雷洛(Guy Chiarello)出任第一咨訊的CEO;克里斯?洛夫格倫(Chris Lofgren)卸任施奈德物流的CIO之後經過一番輾轉,最終成為了老東家的CEO;前威訊的CIO沙伊甘?克拉德皮爾(Shaygan Keradpir)成了瞻博網絡(Jupiter Networks)的CEO

 

  還有的IT專家沿著其他道路走入了管理層︰薩蒂亞?納德拉(Satya Nadella)在升上微軟CEO之前從事產品工程;谷歌CEO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曾經是施樂和貝爾實驗室的研發技術員;推特的全球營收總裁亞當?貝恩(AdamBain)最初負責幾家網絡報紙的技術運營,後來一步步升到了現在的位置。

 

  不過,還有一條晉升管理層的通道是較少有人提及的,那就是銷售。要想將IT解決方案成功推銷出去就必須具備深思熟慮的頭腦、要將商業和技術兩方面的技藝和學問融為一體。做到了這一點,再加上勤懇工作、積累人脈,一位IT專家就能踏著銷售的階梯,一步步攀上管理層的高位NiSoftCEO道格?迪爾多夫(Doug Deardorf)就是一個例子。

 

NiSoft的業務是在全世界出售軟件方案,從而保護大型工業設施的安全。眼下公司的軟件正在全世界的350多處設施中發揮作用,其中既有世界最大的合成燃料設施(位于南非),又有中東第一家混合動力海水淡化廠。不久前,公司又簽下了美國的一座電站,準備將它建設成全美第一家能夠捕捉並且儲存二氧化碳排放的發電設施。大體而言,NiSoft的方案可以歸為高端電子許可證管理系統,它們支撐著那些極其復雜的安全流程,從而為大型工業生產設施的運營保駕護航。這些方案類似于IBM MaximoSAP的產品。因此,NiSoft不僅有著龐大的客戶,也要面臨強大的對手。

  迪爾多夫于2008年出任NiSoftCEO。他在幾年前曾為公司服務,後來得到機會,以主要投資者和CEO的身份回歸。縱觀他的職業生涯,一項主要的工作就是向基礎設施和能源產業提供技術方案。他在國內外的工作中積累了廣泛的經驗,曾與艾創(Itron)、普華永道、Indus集團(現為ABB集團旗下的Ventyx公司)等企業合作。

 

  迪爾多夫的CEO之旅始于在西雅圖太平洋大學的求學時代,當時他一心鑽研PDP-1145,打算畢業後加入波音公司。但是在一次“實習面試”(practice interview)中,一名來自寶來公司(Burroughs)的招聘員卻告訴迪爾多夫︰比起購買螺絲和機身部件,還是賣電腦更有意思,也更賺錢。寶來為迪爾多夫提供了全面的行業技術和銷售培訓,為他在硬件、軟件和系統集成方面的銷售工作打下了扎實的基礎。在寶來工作期間,迪爾多夫對國際事務越發關心,于是他暫別職場,在雷鳥國際管理學院(Thunderbird School of Global Management)攻讀了MBA學位。在此之後,他又在幾家技術公司的國際部從事銷售和管理工作,職位越來越高。

 

  身為NiSoftCEO,迪爾多夫仍自詡為一個技術專家,然而因職責所限,他對公司的產品已經不可能深究其技術細節了。那麼他是否懷念那些親臨一線的日子?是的,不過運營一家企業也自有其需要親手處理的難題,尤其是在他居住美國丹佛,而公司總部卻遠在北愛爾蘭的情況下。

 

初任CEO的時候,內心有什麼感受?

 

興奮和滿足是首先涌現的情緒。我回到了幾年前曾經服務的公司,如今的任務是主持收購並出任CEO。多虧我的金融搭檔新月資本(Crescent Capital,位于貝爾法斯特)的支持,降低了我接任CEO的難度。

 

NiSoft服務的都是聲譽卓著的企業,我從工作開始就常與這些企業往來。我將自己的金融地位和職業前途托付給NiSoft,因為我信任那里的人,也看好公司的發展。 

 

除此之外,我也深深體會到了CEO這份工作是何等的孤獨。員工和客戶的福利,最終都取決于企業CEO的抉擇,其中的責任是巨大的。而且推動決策的信息也往往不能與人共享。

 

身為CEO,個人遇到的最大難題是什麼?

 

給組織內部帶來變化、又不能破壞現成的有效機制,這就是最大的難題。NiSoft的公司的組成很有意思︰一方面它規模很小,員工不到50人;但另一方面,它又在全球設有三個分部,並為超過25個國家的超大型公司提供復雜而不可或缺的軟件應用。公司成立22年,一直是本領域一枝獨秀的應用供應商。這固然是個非同小可的成就,但是我們仍可繼續向前,一方面為現有的客戶提供更加關鍵的技術,另一方面也向別的行業擴張。

 

在一家總部設在海外的企業擔任CEO,是怎樣一種感覺?

 

這種感覺非常吸引人。我非常珍惜這個環境中不斷涌現的人脈和學習機會。物流方面的挑戰大致可以通過技術來應付,但我是個喜歡交流的人,我深信長遠來看,還是面對面的互動最有成效。所以身為CEO,我常常需要出差。眼下美國分部的收入要比英國分部稍高一些(後者服務歐洲、中東和非洲),但我們仍是一家不可動搖的英國公司,總部也始終設在北愛爾蘭的貝爾法斯特。我是美國人,在美國居住並管理公司,這會給公司的員工、伙伴和客戶留下怎樣的印象?我對這一點是相當在意的。我的工作是服務這些人群,我不能給他們造成困擾、使他們覺得我的作為在改變公司的傳統。

 

在你的工作中,“創新”處于什麼位置?你會推動創新嗎?

 

  當初啟動收購,我對NiSoft的期望是能與客戶建立更加深厚的聯系。這樣做能夠增加收入,擴大利潤,也能使公司更加穩定。因此就需要在全公司上下推動創新,從公司文化開始,進而推廣到產品,再到我們服務市場的風格。我們花費了許多精力反思公司的經營方式。我在達拉斯生活過好些年,用當地的土話來說,我們需要的是一點“德州式自負”(Texas swagger)。我可以謹慎地說一句︰我對公司的創新起到了不小的推動作用,但是我也發現,創新的意願、人力和才能其實早就存在了,只是需要激發而已。有了金融搭檔新月基金的大力支持,我們得以采取更加強勢的行動,而它們的效果也的確不錯。  

 

杰里?宋飛有紐曼這個對手,福爾摩斯有莫利亞蒂教授這個宿敵,你的眼中釘又是誰呢?

 

我還真想不出有什麼眼中釘!當然了,從正面的意義上看,我們的系統經理可以算作一個。他在貝爾法斯特駐扎,加入公司已經有些年頭了,在這之前,他還曾為幾家規模遠超我們的公司服務過。他總是靜靜地听我說話,一副不動聲色的表情,然後靠到座椅背上說一句“哦,你的意思其實是……”接著就開始有理有據地訂正我的想法。我們常常針鋒相對地辯論,但是完全不傷感情。

 

除了制定最高和最低綱領,你身為NiSoftCEO,遇到過什麼別的重大難題?

 

為了履行向更大的市場提供產品與服務的使命,就必須維持並傳達一個強勢的姿態,但同時又要考慮到公司的限度、不可冒進,因為在重要期限之內完成客戶的囑托也是公司的義務。

 

說一件你需要授權他人、卻至今不曾放手的工作。

 

答︰銷售管理。我的本行是企業銷售,我至今還很喜歡這項工作。打通人脈、解決問題、合作共事、引入方案,一方面為客戶改善業務,一方面也增加自身的經驗和收入、促進公司的成長,這些都是驅使我的動力。

 

你是如何把握技術發展的大體趨勢的?

 

我的主要學習手段是觀察和傾听別人的解釋,其次才是閱讀。我會和公司同事、和客戶談論正在應用的技術,了解他們在思考什麼、又對什麼感興趣。

 

對于NiSoft的產品線,你是如何把握其技術細節的?

 

身處小公司的好處之一是能夠參與公司業務的方方面面。我會參加產品的戰略決策、決定使用什麼樣的技術工具、以及如何在全世界有效部署我們的方案。我常常參加會議,無論是關于產品的,還是關于客戶項目推進的。

 

身為CEO,哪項工作給了你最大的滿足?

 

最滿足的莫過于扮演導師,並親眼看著組織第一次成功的情景,當同事們克服恐懼和懷疑,終于做成某事的時候,那種滿足是最強烈的。我最喜歡大家歡呼“我們成功了!”的那一刻。

 

工作至今,最寶貴的經驗是什麼?   

 

最寶貴的有三條。第一,對團隊要激勵、裝備,然後信任。第二,勤勞是成功的不二法門。第三,許多時候,房間里最安靜的那個聲音才是值得傾听的。

 

對于有抱負成為管理者的IT專家,你有什麼建議?

 

這個說來有點老套︰要向著理想而行。不要給自己設限,也不要讓別人限制自己。要擴大知識,不能僅限于工作所需。要明白如何激勵他人。自己的工作之外,還要花些力氣幫助別人這是很好的訓練。

 

跟我說說你的一天一般如何度過?你的日程很有規律嗎?

 

不,我的日程並不算規律。我的活動豐富多樣,這至少有一部分是因為公司的經營範圍遍布全球。 

 

你每小時接收多少封電郵?

 

平均10封。貝爾法斯特和新加坡分部常在夜間發來郵件,因此我每天早晨上班時,郵箱往往是滿的。今早我就收了68封。

 

午飯怎麼吃?會休息嗎?

 

除非是跟客戶或潛在的客戶吃飯、或者約好了午餐會,我一般都在辦公桌前吃。我常吃的東西有水果、蔬菜、堅果和酸奶,邊吃邊看東西。

 

我的確會在上班時休息,但不是午飯時間。我喜歡每周去幾次健身房、或者慢跑幾次。這些都是極好的休息,可以在白天的任何時候進行。

 

晚上會在家里完成多少工作?

 

我經常在晚飯後工作二到四個小時,長短取決于開放項目的緊迫程度(所謂開放項目就是合約正在洽談的項目),以及是否需要打電話去亞洲。如果工作到了10點以後,我可能就會干脆工作到凌晨2點。

 

周末呢?

我盡量不在周末工作。我在這一點上越做越好,過去兩年,我的周末越來越空了。 

 

你外出度假嗎?如果去的話,你會連網嗎?

 

是的,我很喜歡外出。有時是短途旅行,花兩三天到山上滑雪,也有的時候是真正的度假,時間超過一周。我的確會在度假的時候通過電郵和手機與辦公室保持聯系,這麼做有兩個目的︰一是查看和整理往來的電郵,以便在假期結束時順利開始工作。二是讓我的高級團隊知道我聯系得上,如果有重大或緊急的事件可以找我商量。我完全不會因為度假時還連著網絡就壞了興致。

 

你覺得目前的步調你能維持多久?

 

我喜歡現在的工作。現在精力充沛、環境也好,能有所貢獻,我很感激。我天生就是閑不下來的人,很難想象放慢了步調會是什麼樣子。不過是用工作換取另一天。

 

你多久見一次CTOCIOCFO

 

首席財務官和我一樣人在丹佛,只要我在丹佛,我們天天都見。公司的產品經理(CTO)和系統經理(CIO)常駐貝爾法斯特,我去貝爾法斯特時會和他們相處很久。我大概每六周去貝爾法斯特待上一周。我常和他們面談或開視頻會議,有時候單獨商量,有時候集體開會,往往一天就要談上幾次。

 

你一天中的什麼時候狀態最佳?

 

我不太確定我有“狀態最佳的時候”(因為那樣就表示也有“狀態不佳”的時候,而我並沒有那個感覺)。我天生是個夜貓子,晚上10點以後會再來精神。我在夜里10點到凌晨2點之間效率很高,但那也有代價。除了熬夜,我也很喜歡起個大早,趁著沒到高峰的時候趕到公司,然後看著日出,在開會之前把郵箱里的來信處理完畢,那種趕在時間表之前的感覺使我非常滿足、精力充沛。

 

你覺得自己的下一份工作可能是什麼?

 

我希望能利用自己積累的經驗和人脈再創造一點什麼。我出身軟件行業,如果還有“下一份工作”,或許也是幫助另外一家軟件公司擴展業務。

 

【作者簡介】約瑟夫?威廉姆斯,西雅圖太平洋大學商業與經濟學院院長,聯系方式︰josephwi@spu.edu


  •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