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使用社交賬號登陸

當前位置︰ > 前沿 > 心理 ? 人文

暴徒“下跪”逼学校谴责香港警方 这位校长拒退让

時間: 2019年11月18日 | 作者: 戚譯引 | 來源: 科研圈
一項研究發現生活在人口稠密的城市里、社會經濟水平較低的人群最容易“喜當爹”。但整體上,“喜當爹”概率沒有大眾文化所呈現的那麼高。


image.png

圖片來源︰Pixabay


撰文 | 戚譯引


從遙遠的民間傳說到現代的八卦新聞,出軌永遠是人類喜愛的話題。在人類社會中,哪些人最容易遭遇“喜當爹“?《當代生物學》(Current Biology)近日發表的一篇論文指出,“喜當爹”的概率在不同的社會經濟環境中發生率差異較大,但整體上並沒有大眾文化所呈現的那麼高。



“喜當爹”的發生率


“喜當爹”可以作為出軌的確鑿證據,即配偶關系中的女性出軌並生育了不屬于配偶的孩子,研究稱之為配偶外親子關系(extra-pair paternity,EPP)。


為了估計歷史上的 EPP 率,研究團隊在比利時和荷蘭找到了 513 對擁有共同父系祖先的當代成年男性,除非發生 EPP 事件,否則每對組合應當攜帶相同的 Y 染色體。


統計發現,在所有人群中,EPP 的發生率大約是 1%。



不同群體差異大


盡管 EPP 發生的概率總體上相當低,但人群之間差異很大。具體而言,在 19 世紀人口稠密的城市中,社會經濟地位較低的人,發生 EPP 的比例最高。農民、富裕的手工業者和商人的 EPP 比率約為 1%,比底層勞工和紡織工人的 EPP 比率(約 4%)要低得多。


EPP 率也隨著人口密度的增加而上升。研究人員報告,將兩種影響因素結合在一起,他們估計 EPP 率差異達到超過一個數量級。對于中產階級和上層階級,以及居住在人口最稀少的城鎮的農民,EPP 率在 0.5% 左右;而對于生活在人口最稠密的城市中的低社會經濟階層,EPP 率達到 6%。


宗教在這方面似乎沒有發揮什麼影響。研究團隊報告,盡管荷蘭和比利時之間存在重要的宗教差異,但數據顯示 EPP 率沒有因此發生顯著差異。



出軌與社會背景


研究人員認為,這些發現支持了進化論觀點,即個體尋求(或避免)出軌的動機,和發生出軌的機會,應取決于社會背景。研究通訊作者、比利時魯汶大學的 Maarten Larmuseau 還指出,要想理解為什麼某些因素(例如人口密度和社會經濟地位)對 EPP 率產生如此強烈的影響,跨學科的觀點將會非常重要。


在過去的幾個世紀,人類社會環境發生了巨大變化,尤其是 19 世紀西歐工業革命和隨之而來的迅速城市化。2005 年的一項研究顯示梳理了大量數據,認為在之前的 50 年中,“喜當爹”發生率大約是 4%。這個數據遠高于最近這項研究針對歷史上“喜當爹”事件進行的統計,並體現出更大的群體間差異(可能是因為部分數據來自于親子檢測機構,這些人群已經對孩子是否親生產生了懷疑)。



親子鑒定,做還是不做?


如今,基因測試技術的普及還讓人們更容易驗證自己對“喜當爹”的擔憂。05 年這項研究指出,美國人進行親子鑒定的案例數量從 1991 年的 14 萬,上升到 2001 年的 31 萬。一些親子鑒定由成年的兒女主動發起,要求尋找自己的父親。


作者們還指出,這些測試對公眾心理健康造成的影響也是公共衛生需要應對的問題。論文中寫道,發現伴侶出軌可能會導致關系破裂或家庭暴力;關系破裂可能導致伴侶雙方精神健康問題風險增加,兒童可能會經歷低自尊、焦慮和反社會行為增加。僅僅是懷疑出軌也可能觸發對女性的家庭暴力。


因此,作者們總結︰“我們必須更好地理解親子不符(paternal discrepancy)的發生率和分布規律,它的披露或不披露造成的後果,以及親子不符被披露時必要的健康保護干預措施。”


image.png

圖片來源︰《水雲間》


參考來源︰

https://eurekalert.org/pub_releases/2019-11/cp-ddo110719.php、https://www.theguardian.com/society/2005/aug/11/childrensservices.uknews

https://jech.bmj.com/content/59/9/749.full#ref-57